企业概况新闻中心产品中心市场动态销售网络质量保证人力资源联系我们

在猪价大涨的艳阳里雏鹰农牧退市,百亿负债与数十亿股票成“沉没成本”

COMPANY PROFILE

2019年,生猪养殖行业迎来新一轮周期性猪价大涨,养猪大红大紫时,沪深两市的“生猪养殖第一股”雏鹰农牧成“破面值退市第二股”。

退市后,雏鹰农牧将转入中小企业股转系统,股份仍可继续交易。但月销售收入降至几百万元,年入亿元左右的情况下,雏鹰农牧不仅需承担巨额负债,仅每年产生的利息就高达9亿元,其负担的超百亿负债与数十亿股权或集体成为“沉没成本”。

养猪第一股退市

曾经的“生猪养殖第一股”雏鹰农牧在8月19日晚间,确定退市,成为“面值退市第二股”。

雏鹰农牧股价自2016年中进入长周期下行通道,股价从6元一路跌至1元以下。2019年7月5日之后,雏鹰农牧的收盘价再未突破一元面值,至8月1日,雏鹰农牧已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股票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8月19日晚间,深交所公告称,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4.1条第(十八)项、第14.4.2条的规定以及深交所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2019年8月19日,决定雏鹰农牧股票终止上市。

而在2016年之前,雏鹰农牧与董事长侯建芳曾风光无限。

2010年,雏鹰农牧成功上市,成为中国首家生猪养殖上市公司,被誉为“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上市三个月内,每股股价即上涨至最高69.92元,市值近百亿。

2013年,侯建芳以个人财富37.8亿元入选《2013福布斯400富豪榜》,排名第376位。

2015的大牛市使雏鹰农牧与侯建芳达到巅峰,雏鹰农牧市值达到300亿元历史高位,次年侯建芳以85亿元身价位居胡润百富榜——河南富豪榜第四位。此后,雏鹰农牧与侯建芳再未能达到此时的高度。

随后,雏鹰农牧就迅速步入下行轨道,期间随着财务造假事件的发酵,雏鹰农牧在2018年夏天就已陷入困局,随后一度推出“欠债肉偿”、与债权人签订和解框架协议等解决方案,但效果均不理想。

百亿“沉没成本”

在退市后,雏鹰农牧将转至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继续交易。

雏鹰农牧在公告中称,公司将尽快聘请股份转让服务机构,委托其提供股份转让服务,并授权其办理证券交易所市场登记结算系统股份退出登记,办理股票重新确认及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份登记结算的有关事宜。

虽然股份可以继续交易,但生猪出栏量的极度萎缩或使雏鹰农牧难以翻身,其承担的债权和股权或集体成为“沉没成本”。

数据显示,雏鹰农牧在2019年7月,生猪销量已降至0.87万头,销售收入为0.06亿元,照此计算雏鹰年收入或不足亿元。而2018年,雏鹰农牧平均月销生猪18.92万头,月均销售收入1.97亿元,讽刺的是,2018年全国生猪均价为12元/公斤左右,现已涨至20元/公斤左右。

雏鹰农牧不足亿元的收入不仅需承担巨额负债,仅每年产生的利息就高达9亿元。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雏鹰农牧负债合计185.15亿元,全年共产生利息费用9.08亿元。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雏鹰农牧负债总额181.99亿元,仅一季度产生利息2.11亿元。

除债权外,雏鹰农牧的亿元年收入还需要承担数十亿的股权投资。在多次高转送后,雏鹰农牧总股本高达31.35亿股,截至8月19日收盘,雏鹰农牧总市值21.63亿元,流通市值13.60亿元,按照一季度末数据估算,仍留存股东18.33万户左右。

不过,在2019年8月27日后,雏鹰农牧将进入三十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投资人持有的雏鹰农牧股份仍可交易,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个交易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对雏鹰农牧股票予以摘牌。


0.0598s